首页 > 2014年08期
邓小平六任秘书长
    
  

文/ 周锟

 

 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的贡献人所共知。但鲜为人知的是,他曾六任“秘书长”一职。他严谨的工作态度,务实的工作作风,干练的工作方法,堪称秘书工作的典范。

 纵观他的“秘书长”生涯,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职位的历练对一位革命者成长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所起到的巨大作用;同时,我们也能从中看出,优秀的秘书工作者对党的革命和建设事业是何等重要。 

    一、从政治秘书到中央秘书长

 1927年春,在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邓小平受党的派遣回国,到西安冯玉祥国民军联军担任中山军事学校政治处处长兼政治教官,并任该校中共组织的书记。“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辗转来到武汉。7月初,邓小平在汉口找到中共中央机关,被安排在中央机关担任秘书。可以说,秘书是邓小平在中共中央的第一份工作,这一年他23岁。当时的中央秘书长是邓中夏,总书记陈独秀准备在中央秘书长之下设八大政治秘书,但由于形势急剧变化和环境危险,实际做秘书工作的只有邓小平一人。他的主要工作是管理文件、交通、机要等事务,为中央的会议作记录,参与起草文件。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中,他随中共中央机关辗转于汉口、武昌,同敌人周旋,也是在此时为适应地下斗争需要改名为邓小平(此前他的名字曾为邓先圣、邓希贤)。在著名的“八七会议”上,邓小平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并且担任了这一重要会议的记录工作。他的记录稿清晰工整,保存至今。

 9月、10月间,邓小平随中共中央机关从武汉秘密迁往上海。几个月的秘书工作,邓小平忠诚可靠的政治信仰和出类拔萃的工作能力得到党中央的认可。11月14日,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决定邓小平担任中央政治局秘书。一个月后,邓小平被任命为中共中央秘书长,协助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处理中央日常工作,成为中央机关的领导人员。他主管中央机关的文书、机要、交通、财务、各种会议安排等,负责起草对一些省区的指示等文件,并继续为中央会议作记录。为了掩护身份,他在上海五马路清河坊开了一家杂货铺,作为中央召开会议的一个秘密地点,后来又成了一家古董店的老板。1928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作出决定,邓小平担任中央事务秘书长,领导中央机关秘书处的工作,秘书处下设文书、内政、外交、会计和翻译五个科。

 邓小平首次担任中央秘书长的这一时期,正是大革命失败后的低潮期,中国共产党也处于幼年的探索阶段。一方面,中央秘书长的工作直接涉及中央的安危,邓小平本人也常常处于危险之中,必须分外小心细致。1928年4月15日,他到上海戈登路望志里同罗亦农秘密接头,谈完工作刚从后门离开,罗亦农即因叛徒出卖被英国巡捕逮捕,6天后罗亦农在上海龙华被杀害。另一方面,面对纷繁复杂的斗争局面,党内存在革命路线的分歧与争论,作为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列席了所有政治局会议,全程参与这一艰辛的探索过程。两个方面的锻炼,造就了青年邓小平,从一名普通的革命者迅速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领导干部。

 1929年8月底,邓小平圆满完成中央秘书长的职责,受中共中央派遣,乘船离开上海前往广西。在那里,他化名邓斌,以广西省政府秘书的身份开展工作,领导了轰轰烈烈的百色起义。

    二、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

 1933年5月,邓小平就任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时年29岁。

 这一次工作调动,并不是“升迁”,而是“解救”,因为此时邓小平正遭受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挫折。在此之前,邓小平担任中共会昌中心县委书记,领导江西会昌、寻乌、安远三县的工作,后来又任江西省委宣传部长。他和毛泽覃、谢唯俊、古柏等从实际出发,贯彻毛泽东的正确主张,抵制当时在中央占据领导地位的“左”倾教条主义,因此被打成“邓毛谢古”反党派别,遭到“残酷斗争,无情打击”。1933年5月5日,邓小平被撤销省委宣传部长的职务,并受到党内“最后严重警告”处分。不久后,他来到宁都七里村参加劳动。

 这次挫折对邓小平影响很大,甚至改变了他的性格。青少年时期的邓小平开朗率真、爱说爱笑,又善于辩论,在中山大学学习时被同学昵称为“小钢炮”。而经历了人生“第一落”之后,他变得坚毅内敛、沉默寡言。政治磨难砥砺了他的品格意志。邓小平此次遭受打击与别人又有不同。当时从苏联学成归国的同志由于理论功底好较多地担任党内领导岗位,而这些同志又较容易受到教条主义的束缚,唯有邓小平既有在苏联学习的背景,又旗帜鲜明地支持毛泽东从斗争实践中产生的正确主张,遭受打击亦不更改,实为难能可贵。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邓小平第二次被打倒时,毛泽东对他进行了保护,理由之一:“他在中央苏区是挨整的,即邓、毛、谢、古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

 邓小平遭到不公平对待时,得到了党内正确力量的援助。在王稼祥、贺昌等人的提议下,邓小平被调到红军总政治部任秘书长,实际上也是对他的一种保护。但是,这一职务实际没有工作可做。邓小平不愿意做“清闲”的秘书长,宁愿去一线当干事。经过多次申请,他到设在瑞金郊外下肖村西边的总政治部宣传部当干事,接手主编《红星》报,并以这种身份踏上了长征之旅。

    三、再任中央秘书长

 1934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黎平召开会议,决定到遵义地区后开会,总结五次反“围剿”以来军事指挥上的经验教训。在黎平会议上,邓小平接替生病的邓颖超担任中央秘书长,此前他已经主编《红星》报七十多期。邓小平开始参加中央重要会议,并兼管中央军委纵队警卫人员的政治思想工作。

 再次担任中央秘书长的邓小平,于1935年1月9日随军委纵队进驻遵义。1月15日至17日,他参加了著名的遵义会议,并担任会议记录。与八年前的“八七会议”一样,邓小平再次以会议秘书的身份参与了党的重要转折。1980年8月21日,在接受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采访时,邓小平说:“在1935年我们历史上著名的长征中召开的遵义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和军队的领导。相应地,我那时也第二次当党中央秘书长。”

 遵义会议是中国革命的重要转机,也是邓小平政治生命的转机。他由受排挤打击转变为受到信任,在熟悉的工作岗位上,协助中央领导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开展工作。在中央秘书长职位上,邓小平“跟着走”完了长征,10月19日到达陕西保安县吴起镇。11月3日,中央决定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原陕甘支队第一、第二纵队合编为红一军团,邓小平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后任红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政治委员,开始了其作为方面军领导的戎马生涯,一直延续到新中国建立之后。

    四、中央选举委员会秘书长

 1953年3月8日,邓小平在中央选举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中央选举委员会秘书长。这一段经历,很多人并不了解。实际上,邓小平的名字与新中国第一次全国基层选举密切相关。

 1952年7月,邓小平由西南调至中央。8月7日被任命为政务院副总理。1953年5月到1954年6月,新中国第一次基层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选举工作在全国范围开展。作为中央选举委员会秘书长,邓小平具体指导基层选举,对各地选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及时提出有针对性的指导意见,把握正确的政策方向,推动这项基础性工作顺利进行。

 在中央选举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邓小平作关于基层选举工作的报告,指出这次选举要把人口调查清楚,把选民登记清楚;要动员最大限度的选民参加投票;基层选举准备工作要好,方法要简便易行;要与反官僚主义、命令主义和违法乱纪相结合,把人民群众所极不满意的分子从各种基层组织的岗位剔除出去,把人民群众所爱戴的联系群众的人选出来;一个乡所选举出来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一定要能够代表各阶层,有广泛的代表性,妇女代表要占一定的比例,共产党员的名额不能太大,最多不能超过三分之一,干部的名额不能过大,不能把人民代表大会变成干部会。后来的事实证明,邓小平提出的一系列要求都是切合实际的正确指示。

 为了指导基层选举工作的顺利进行,邓小平还主持起草了一系列选举工作文件,主要包括中央选举委员会《关于基层选举工作的指示》《关于选民资格若干问题的解答》以及政务院《关于人口调查工作的指示》。

 这次基层选举,是中国人民第一次自主地行使神圣的民主权利,极大地激发了全国人民当家做主、管理国家的热情,把我国民主政治建设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步。邓小平作为中央选举委员会秘书长的活动,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从中也可以看出,时年49岁的邓小平不仅能从宏观把握全局政策,也能联系基层实际做出正确指示,已经成为非常成熟的党的高级领导干部。

    五、三任中央秘书长

 1954年4月27日,邓小平出席了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作出决定:任命邓小平为党中央秘书长,兼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这是邓小平第三次就任中央秘书长,时年50岁。

 三任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可谓轻车熟路,不过这时中央秘书长的职能已经大大增强,工作量也显著增加。邓小平协助毛泽东、刘少奇等处理大量的日常工作,并且直接参与中央书记处的工作。他主持的中央秘书长会议,成为中央决策施政的重要辅助。

 在此次中央秘书长任上,邓小平的一项重要工作是筹备党的八大。八大是党在新中国成立后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从七大到八大的十余年间,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八大能否根据新的形势,正确总结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经验,制定正确的路线,把党建设成为领导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核心,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为此,毛泽东号召全党“为胜利召开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而斗争”,要求认真做好大会的各项准备工作。根据中央和毛泽东的部署,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全力投入了八大的筹备工作,协助毛泽东总揽筹备工作全局,为大会的胜利召开作出了重要贡献。

 从八大报告起草人员的确定到大会议程的安排,基本都是由邓小平提出初步意见,然后经中央政治局集体讨论批准的。比如,1956年5月12日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政治报告起草委员会名单同修改党章和修改党章报告起草委员会名单,就是他在4月21日起草的,大会议程的具体安排也是根据他的意见决定的。更重要的是,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邓小平主持了党章和修改党章报告的起草和修改工作,最后也是由他向大会作《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作为大会的主要筹备人,邓小平同时担负着大会以及会议文件的宣传解释工作。1955年9月7日,毛泽东在代中央起草的《关于召开七届六中全会的通知》中即决定“由邓小平同志报告第八次党代会问题决议的意义和内容”。邓小平关于八大所作的解释和说明,仅在中央全会以上的会议上就达4次之多。

 中央秘书长邓小平出色地完成了繁重的大会筹备任务,在他起草的关于召开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草案的说明稿上,毛泽东满意地批道:“我认为可以这样去讲,只改了几个字。”

 1956年9月15日,八大在北京政协礼堂如期召开。开幕会上,邓小平又被选为大会秘书处的秘书长,算起来,这是他第六次担任秘书长的职务,主要负责收集大会情况特别是各种会议对文件的修改意见。这也是他担任的最后一个“秘书长”职务。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邓小平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为他日后领导改革开放事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作者单位:中央文献研究室)